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五十五章 (9)

作者:七杯酒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要是有人问,就说我要搭慈善棚子。”

????大力郁闷道:“这两个也太假了。”

????华鑫摆手道:“没时间纠结这么多了,但愿我是瞎忙活,一觉起来什么事儿都没有,若是真出了事儿...只怕也没人管你借口是真还是假了。”

????大力点头吩咐,华鑫在正厅坐立不安,急急地等待着钟府白府那里的回信,可她等到华灯初上,日暮西沉,那几人也没回来,让她的心沉了再沉。

????突然,皇城那里几声悠长的钟声响起,惊飞了成群的鸟儿,惊鸟的啼鸣和着钟声,在皇城里连绵不绝,声声好像要敲到人的心里去。

????华鑫正不明白这钟声的意思,就有个文士打扮的男子冲了进来——好似是谢怀源身边的谋士之一,他站在华鑫面前,顾不得行礼,沉声道:“皇上殁了,全城戒严!”

????102|96

????华鑫惊得差点从跳起来,惊疑着问道:“此话当真?怎么回事?昨日还好端端的,今儿个怎么突然就殁了?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????文士道:“千真万确,正是今天早上的事。”

????华鑫皱了皱眉毛:“今天早上?可是皇后被禁足那会儿?”

????文士点了点头,苦笑道:“昨日皇上在昭阳殿里,和两位妃子过的夜,今天早上突然传旨说要软禁皇后娘娘,也是差不多这时候,宫里传出了皇上殁了的消息。现如今,..宫里主事的据说是那两位娘娘。”他看华鑫一脸紧张,连忙道:“到底皇后身份高贵,在后宫又颇有根基,她们二人虽假传旨意禁足,但暂且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只是再往后...可就难说了。”

????华鑫试探着问道:“难不成大皇子真的...?”

????文士叹气道:“我看八成便是了。”

????华鑫急道:“如今皇后被禁足,宫里也没有个主事的人,大皇子岂不是顷刻就能成事?到时候咱们怎么办?”

????文士连忙安慰道:“小姐不必过于忧心,虽说皇后现下被禁足着,但到底还有十一皇子在。”他见华鑫面露不解,便解释道:“十一皇子虽然不是皇后所出,但到底是皇后养大的,皇后仁慈,待他也是颇为不错,他身上也早都打了皇后一党的标签,总不可能投了大皇子。”他又面露赞叹道:“这十一皇子也是机灵,见宫里情势不好,便立刻去寻了自己的讲经师傅——夏太史和魏太傅,又连忙向各方通传宫里的消息,如今太史和太傅已经进了宫,正要将皇后解禁除来,许多文臣也在宫里议事,一来是为了杀了那两个奸妃,二来是为了放出皇后娘娘住持大局。”

????华鑫略微松了口气,又问道:“那如今的情势如何?京里如今守卫薄弱,大皇子会不会攻进来还是个未知数,一旦让他成了事,那咱们的麻烦都大了。”

????文士面色肃然,摇头道:“如今有好些权爵之家的人也到了,他们都是在军里有些实权的,正调兵往皇城那里赶,但如今两边虽然都磨刀霍霍,但至今还没人先出手。”

????华鑫连连摇头道:“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,”她抬头问道:“皇后是钟家人,这事儿钟家知道多少?”

????文士道:“钟家如今主事的人已经赶了过去,定然是知道了,必然会想方设法救下娘娘的。”

????华鑫问道:“这事儿...你根谢怀源汇报了吗?如今他们在前线可都知道了么?”

????文士点头道:“已经派人加快了马速,加急送了过去,料想不到明天他们就能收到。”他说到这里,忍不住苦笑道:“说起来,如今几个当紧的人物,小公爷,钟仆射,还有最最紧要的四皇子,如今都不在京里,当真是蹊跷得很,如今只盼着他们能带兵赶回来,好歹把京城守住了,不然等他们回来,大皇子已经逼宫成功,继任了皇位,那时候大局已定,说什么都是枉然。”

????“蹊跷什么,不过是人为罢了,咱们如今也做不了什么,只能死死守着,等他们来,好歹有个盼头。”华鑫神色稍稍放松,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,看看自己是否想漏了什么,将脑子里的人转了一转,然后猛地张开眼,问道:“昭宁呢?昭宁公主现在何处?!”

????且不提她和昭宁的情谊,谁都知道,昭宁是皇后娘娘的心尖上的人,若是她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岔子,落到大皇子手里,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,若是有了这个掣肘,皇后就算是人被放出来了,只怕也软倒了一半。虽说大皇子和昭宁是亲兄妹,不过那点子淡薄的血缘情谊,在皇位面前又值几何?

????文士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本该是在宫里的...可如今,却不知道啊。”

????华鑫急道:“怎么会不知道呢?你不是把宫里的事儿都打听清楚了吗?!”

????文士垂头躬身道:“据说今个昭宁公主偷偷溜出来宫,到现在也没找着,各方人都不知道她如今到底在哪。”他皱眉道:“听说宫里和大皇子都派人偷偷摸摸地寻着,但至今也没个下落。”

????华鑫气道:“这个混蛋,活该她被拐子拐了!”她抬起头,沉声吩咐道:“昭宁出宫的次数不多,她性子又好玩,去的地方也不过就那几处。”她报了几个名字:“你把咱们府里能派的可信的人手都派出去,记住,务必要低调,都在这几个地方悄悄打听着,若是一旦找着了人,立刻就带回来!“

????文士点头称是,见华鑫仍是一脸担忧,便宽慰道:“小姐也不必过于忧心,公主这番也算是因祸得福,若是在宫里,没准还要出别的事端。”

????华鑫神色稍稍放松,又忍不住抱怨了昭宁这死丫头几句,,抬手让人退下。

????她刚才说的口干,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,抱起茶壶就喝了一大口,直到口舌湿润才停了下来,她刚刚放下茶壶,就见大力走了进来,华鑫连忙问道:“如何?事情都办的如何了?”

????大力点头道:“都办妥当了,采买也都差不多采买好了。”

????华鑫松了口气,叹气道:“咱们还不知能不能撑过这一次。若是不能...”她迟疑道:“我看这一仗早晚得打,若咱们顶不住,就趁着京中动荡,赶紧走了才是。”

????大力点头道:“咱们回丞国去,也不用蹚这个浑水。”她看着华鑫,有些迟疑地道;“小姐,西边院子里住的赵家人如今还没走,咱怎么办?”

????华鑫听这死皮赖脸一家人就烦躁,她摇手道:“暂时没工夫理他们,让他们住着吧。只不过...咱们这边的事儿不定要多久才能完,采买的东西若是够,那自然好说,若是不够,那自然是先紧着咱们府里的人,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吧。”

????大力点点头:“那俺吩咐人不去理他们了?”

????华鑫道:“不止如此,你去吩咐守院的下人,把嘴巴都给我闭紧了,把院门都看严,没有我的吩咐,任何人不得进出!”

????大力‘昂’了一声,转身下去办事了。

????华鑫坐在太师椅上焦躁不安,随手拿了本书看,却也没看进去几个字,大部分时间都是盯着书本出神,直到掌灯时分,她派出去打听情况的那几个人还没回来,让她心里更添了一重烦闷。

????倒是大力命人做了吃食带进来,华鑫看着那吃食,连连苦笑道:“快撤下去,拿去你们分了吧,我现在哪里吃得下去。”

????大力摇头道:“到底吃饭最大,俺觉着吧,咱要撑的日子还长着呢,可不能就这么倒了。”

????大力劝人倒是实在,华鑫听着她的话,勉强喝下去半碗粥,又用了几块点心,就听屋外有人汇报,说派出去的那些人回来了。

????华鑫连忙搁下粥碗,听着那些人的汇报,心里的焦急总算是稍稍卸去几分。先是钟家传来的消息,说是皇后娘娘已经被放出来了,那两个奸妃也被关押了起来,被皇后以谋害皇帝的罪名下令鸩杀,钟家如今主事儿的人已经感到宫里了,像是白家,赵家这些家里的主事儿人也都急忙赶到了宫里,家里都是大门紧闭,由当家主母镇着,下人也都还安生。

????华鑫听完就松了口气,就听他们又继续说,大皇子那边派人请各家女眷去离开,打的估计是人质的主意,不过人家也不傻,当场就拒绝了,华鑫派去的人都算机灵,生怕跟大皇子撞上,这才耽搁了。

????她听完,抬手每人赏了不少东西,这才挥手让人下去,然后静静地看着屋里亮着的牛油蜡烛出神,心里想的却是前线的谢怀源,若这是大皇子布下的局,他会怎么样呢?

????这边还没清闲片刻,就听见廊檐外又有人报道:“小姐,宫里派来了人,说是皇后抱恙,让您去瞧瞧呢。”

????华鑫先是一怔,然后忍不住暗自腹诽,这大皇子找的理由也忒不靠谱了些,难不成把人当傻子耍?

????她懒洋洋地道:“你去回了他们,就说我身上不爽利,就不过病气儿给皇后娘娘了。”

????廊檐外那人低低应了声,转身走了,又过了两柱香时间,她又转了回来,声音有些为难地道:“小姐,来的人好似非要见您不可,您看?”

????华鑫来了些兴致,微微抬起身道:“非要见我?那好吧,我就去见见。‘反正这里是谢府,倒也不怕他们会把自己怎样。

????她略微整了整衣衫,起身跟着大力,被一众丫鬟簇拥着去了前厅。一到前厅,就见一个掌事嬷嬷和一个公公坐在前厅喝茶,脸色有几分不耐,那掌事嬷嬷一见华鑫便道“哟,郁陶大小姐好大的架子啊,竟把我们干晾着这么久,我们可比不得郁陶小姐清闲,可是要回去复命的。”

????华鑫整了整衣袖,淡淡笑道:“嬷嬷勿怪,只不过我兄长如今去了前线,偌大的谢府就剩下我一个,而且京中近来又有传言说有伙贼人假传圣旨招摇撞骗,我这才小心了些。”她又抬眼道:“说起来,这位嬷嬷好似有些眼生呢。”

????那掌事嬷嬷表情一滞,回道:“我们都是给主子办事儿的奴才,随便派来差遣的,兴许是小姐没见过老身。”

????华鑫笑了笑道:“那倒也是。”又问道:“嬷嬷这次来是何事?”

????掌事嬷嬷道:“皇后娘娘身体抱恙,便想请你进宫去瞧瞧。”又一翻眼皮子道:“娘娘凤体重要,小姐不会不赏这个脸吧。”

????华鑫懒懒道:“那可真是不巧了,我近来身上也不大痛快,若是再去宫里,只怕给娘娘更添一重病气,再说了,我又不是仙丹,娘娘看我能顶什么用?还是去找太医吧,讳疾忌医可不好啊。”

????掌事嬷嬷面色发黑,正要说话,就被她身边的公公抬手止住了,那公公恭敬笑道:“小姐说的也没错,我们这次来也不全是为了小姐,而是特地为了公主来的。”

????103|97

????华鑫用杯盖拨了拨茶叶沫子,心中跳了几下,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道:“公主?公主如今怎么了?”

????公公笑道:“也没什么,不过是公主今儿个又偷溜出了宫,皇后心里着急,她身上病着,心上却担心着公主,又怕公主躲在谢府里不敢见她,这才吩咐奴才们打探打探,若是公主真的在谢府,还望小姐让公主和奴才们赶紧回去,省得娘娘心里一急,更添了一重病。”

????华鑫摇头道:“公公却是找错地方了,公主却是不在我这里。”她想了想,又转口道:“不过今儿个倒是有下人回报,说是有个年轻姑娘来寻我,我当时忙着料理家中琐事,也没空招待,如今怕是走远了。”

????公公连忙追问道:“去了哪里?”

????华鑫故作思索道:“那倒是不知道,若真的是公主,要么是去西山的佛寺,要么是去东山的马场,左不过就是这些地方,您挨个找找?”她报了两个昭宁可能连听都没听过的地方,然后抬头看着那公公的反应。

????那公公面色半信半疑,然后突然又堆出满脸笑来,语气却隐含了威胁:“姑娘是个聪明人,咱们真佛面前不烧假香,我的来路,想必姑娘也能猜出一二,因此姑娘说什么做什么,还是掂量着些好,就算不为着自己,也得为出战在外的国公留条退路。”

????华鑫微笑着颔首道:“多谢公公提点,我知道了。”她又转头吩咐大力道:“大力,送客吧。”

????等到大力把人送出了府,转身进来,满面不解地看着华鑫:“小姐,那二尾子说话那般不客气,您干嘛不让人直接扔了出去,反正他到底是谁的人咱们也心知肚明,肯定是大皇子那边派来的,那么客气做什么?!”

????华鑫道:“谁想对他客气了,只不过是为着昭宁,咱们这里说话婉转些,可信度才更高,且让他们去东山西山找人吧,但愿那丫头能机灵点,躲过去。”

????大力疑惑道:“您骗他们的?那他们发现了找您麻烦咋办?”

????华鑫撇嘴道:“你看着吧,估计不过一天两边人就要动起手来了,到时候谁有闲心顾得上咱们,再说了,我只说有可能在那些地方,又没说肯定,他们硬要去找,冤得了谁?”她吩咐道:“咱们这里虽然不是主攻的地方,但也树大招风,你把府内的防御可都做好了?”

????大力点头:“早就好了!”

????华鑫长长吐出口气,唉声道:“只盼着前线那里能早些收到消息,早早做下决断,估计宫里那伙人也急着呢。”

????大力拍着大腿道:“可不是这个理儿。”

????华鑫站起身,正要跟她一同回易安院,就见一个管事匆匆跑来,低声道:“小姐,门外一个年轻的姑娘家,闹着非要见您。”

????华鑫愕然道:“见我?”

????管事低声道:“可不是,您说了,任何人现在进出府都要跟你回报,我这急急地就跑来了。”

????华鑫心里想了想,微微抬高了声调:“快把人带进来,这事儿不要声张,一共知道那姑娘来找我的有几人?!”

????管事见她面色肃然,连忙道:“除了奴才,就只有守门的两个家人。”

????华鑫松了口气,沉声道:“这事儿除了你们三个,我不想再让旁的人知晓,你记住了回去跟那两人说,这事儿要是他们吐出半个字,别怪我手下不留情。”

????管事见她面色冷肃,连连躬身应是,华鑫缓了口气道:“你快去,直接把人带到我院子里来。”

????管事应声下去了,大力皱着眉疑惑道:“那姑娘是...?”

????华鑫摆手道:“除了昭宁还能是哪个?”

????果然她猜的不错,华鑫一进院子没多久,昭宁穿着一身素净的衣服,红着眼眶跑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个丫鬟。

????华鑫看见她,没好气地道:“你如今可真是出了名儿了,满城的人都在找你,都快火上房了,偏你还悠哉悠哉!”

????昭宁一边用袖子擦眼泪,一边还不忘还嘴:“你才,你才悠哉呢,人家都快吓死了。”

????华鑫叹了口气,拉着她坐下,问道:“可曾吃过东西?”

????昭宁更委屈了,连连摇头道:“我哪里有功夫吃东西?”她抬眼看着华鑫道:“我父皇...父皇他可是真的去了?”

????华鑫心里暗叹,不管在她眼里周成帝有多昏庸无能,但他对昭宁却真是极好的,所谓父女连心,大抵就是这种感觉了。她避开昭宁的目光,对着大力道:“你去吩咐人做点吃的上来,就说是我晚饭没吃好,想夜里再加些。”

????昭宁看她回避,立刻握着她的手问道:“你倒是说啊,我父皇的事儿...可是真的?!”

????华鑫叹了口气,慢慢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今儿早才收到的消息,据说是宫里的两个妃子害死的。”

????昭宁一下子伏在桌上失声恸哭起来,华鑫和那丫鬟劝了好一时,她这才勉强抬头,红肿着眼睛问道:“我要是在宫里便好了,也不至于...”又咬着牙恨道;“那两个贱人!”

????华鑫用帕子给她擦眼泪,一边摇头叹气道:“你便是在宫里也无甚用处,不过是多填一条人命罢了,都晓得你是皇后心尖尖上的人,要是你在宫里,那些人未必会放过你。”

????昭宁抓着她的手问道:“那我母后呢,我母后如今如何了?我听说她被人软禁了,是不是也...”

????华鑫连忙道:“当然没有,亏了你十一弟机灵,去找了两位重臣,又联络了其他权贵重臣,把皇后娘娘放了出来,如今宫里情势还算稳当,宫里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大乱子。”当然了,时间长了可就难说了,她在心里悄悄补充。

????昭宁精神稍稍振作,华鑫趁机问道:“你也是个好本事的,宫里和大皇子那里都在找你,竟一个也都没找到,还让你直接避过他们,跑到我这里来,你到底是怎么藏的?”

????提起这个,昭宁略带得意地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,我跑到玉带湖上,扮成是伺候人的小丫鬟,这才躲了过去,哪里人多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堂堂一个公主会到那种地方去,我听说宫里出来人找我,本想跟着回去呢,结果那个来找我的人却被我认了出来,是大皇子身边的一个侍从,我这才知道他们也假扮做宫里人来找我,我分不清谁是真的来找我的,便只能暂且先躲了起来。”

????玉带湖是那些才子佳人常爱去的地方,平素人就多,华鑫听了讶异道:“你胆子也忒大了些,然后呢?”

????昭宁继续道:“到了晚上,人渐渐少了起来,我怕打眼就溜了出去,叫了辆马车,却不敢说直接到谢府,让他停在有三四条街远的地方,自己走了过来。”

????华鑫苦笑道:“你真是胆大包天,这大半夜的,就算大皇子的人没找着你,万一被骗子拐子捉去了,只怕后果更严重。”

????昭宁摆手道:“还指不定谁骗谁呢?”她苦着脸对华鑫道:“我旁的人不敢相信,如今只剩了你了。”

????华鑫翻了个白眼道:“那我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????此时已经端上了饭,华鑫递了筷子给她,她勉强吃了几口,又吃不下了。

????华鑫叹气道:“我府里如今只怕比宫里还安全些,你且放心住几日,我去派人捎口信给钟家,让他们告诉皇后你在我这里,省得皇后担心。”

????昭宁捏着筷子犹豫道:“其实我想进宫陪着母后...”

????华鑫摆手道;“你可别,你在宫里,只怕娘娘更担心。”她又劝慰道:“大皇子这番虽然布置的好,但全仗着一个‘快’字,只要咱们能撑得下去,等着你四哥带人赶回来,就不必担心了。”

????昭宁咬着下唇道:“好吧。”

????华鑫怕她又偷溜,连忙道:“你在府里好好住着,肯定是无甚大碍的。”

????昭宁点了点头,神情却不甚开怀。

????华鑫正要再劝几句,就听门外又有人敲门道:“小姐,赵家老爷那里又出了些事。”

????华鑫如今已经烦闷至极,冷声道:“他们又怎么了?!”

????外面那人迟疑着道:“他们听说大皇子造反的消息,觉着咱们谢府不太太平,所以便闹着要走。”

????华鑫正要点头让放人,忽然又看了昭宁一眼,心里一动,抬高声音道:“他们把谢府当什么地方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吗?告诉他们,早上让他们走他们不走,如今可是没机会了。”

????那人迟疑道:“这...到底是亲戚。”

????华鑫冷声道:“有这么整日给人找麻烦的亲戚吗?!跟他们说,若是再敢吵闹,明日的三餐就全断了。”顿了顿,她又压低声音道:“你命人去看着他们,一旦有什么异动立刻向我回报。”

????外面那人躬身应了,转头下去办,

????昭宁疑惑道:“亲戚?你们家的亲戚来了?”

????华鑫给她盛了碗汤道:“可不是,一屋子极品,整日的闹事不消停。”

????昭宁接过碗犹疑道:“可到底是你哥哥亲娘那边的亲戚,你这样慢待是否不太妥当?难保不会被你哥哥责怪。”

????华鑫摇头道:“如今是非常时期,也是没办法的事儿,要怪就怪他们没赶上好时候。”她抬起头,半打趣道:“你如今在我这里,我可得小心着些,若是有个磕了碰了的,那不皇后娘娘不是得拿我的命抵?”

????昭宁拍了她一下,华鑫冲她一笑,让丫鬟去收拾床,好在她的床够大,睡下五六个人都绰绰有余。

????如今昭宁找到,她心中一块大石落地,这一觉睡得也沉,直到半夜,才被一阵拉扯给拽醒了。

????华鑫揉眼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????昭宁没说话,拉着她跑到窗边,华鑫先是迷蒙了一会儿,又微微张大了眼。

????皇宫那里,不知何时起了冲天的火光!

????104|98

????此时的天已经有些泛白,远处红艳艳的颜色格外清晰,衬得满天星都没了光彩,两人静静地站了许久,直到漫进屋里的晨露沾湿了两人的衣裳,她们这才回过神来,相对无言。

????昭宁此时格外沉默,扶着窗边的手却根根泛白,才神情有些恍惚地问华鑫:“你说这次...咱们能赢吗?”

????如今万事都没个定数,谁知道到底是赢还是输,华鑫想了想,还是握住她的手道:“你放心着些,如今各方重臣都站在咱们这边呢,咱们肯定能赢。”

????昭宁点点头,神色稍稍开怀,华鑫正欲再跟她说几句,就听门外又有人来报:“小姐,那赵家人又闹了起来。”

????华鑫换了衣服走出去,皱眉问道:“不缺吃不缺喝的,又怎么了?”

????那来报的丫鬟是华鑫房里的大丫鬟绿橘,虽不比大力亲近,但也是一等一的周到妥帖,专门被华鑫派去看着赵家那一屋子极品。绿橘面上带了几分恼火无奈:“也不知发了什么失心疯,昨日还好好的,死活不愿意离开谢府,怕离了这里没了仰仗,如今却闹死闹活地非要走,活似府里有吃人鬼儿。”

????华鑫听她一串比喻用的精妙,笑道:“如今府里不大太平,他们想走也是人之常情。”她笑着笑着,脸色忽然一变,笑意收敛,问道:“他们是几时开始发作起来的?”

????绿橘想了想道:“具体的不记得了,但大约是那两位宫里派来的随侍刚走那阵儿。”

????那两人刚走,可不是就昭宁刚来?华鑫脸色微沉,对着绿橘道:“你且等等,我跟你瞧瞧去。”

????她回身看着昭宁眼巴巴地看着她,便笑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昨日不还听能说的吗?”

????昭宁迟疑着道:“昨日我刚进你府里,便在花园那里见了个人影,但当时影影绰绰地看不分明,那人影一闪身就没了,我当时心正慌,也没敢多看,你说她会不会发现我了?”

????华鑫脸色有些阴沉,埋怨道:“你怎么不早些跟我说?”

????昭宁讪讪道:“我这不是怕看错了让你更烦吗?今儿个你家亲戚闹着非要见你,我这才觉着不妥当的。”她顿了顿,正色道:“那家人...你若是能处置就处置了吧,别一时心软,我这可不是为了我,你若是被人知道私藏了我在府里,大皇子那里势必要派了人来硬的,到时候咱们俩就只能在地下做姐妹了。”到底是皇室女,杀伐果决,倒没有一般闺阁小姐的优柔。

????华鑫啐道:“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什么地下不地下的?!”她又冲着昭宁点头道:“我省的了。”然后跟着绿橘走了出去。

????她一到西边院子,就见哪里围了好几个相劝的管事,还有更多的看人的护卫,赵明犹自愤愤,口中骂着些‘狗眼看人低’‘不敬长辈’‘没有王法’等话。

????华鑫提着裙子,不急不慢地走了进去:“叔叔这话我就听不懂了,我多留您住几日,怎么就成了狗眼看人低了?”她一边说,一边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,怕一会儿有些话不好教旁人听见,只留下大力陪着。

????赵明一见人少,声气立刻壮了起来,高声道:“我警告你谢郁陶,就是你老子如今在这里,也不过和我是个平辈,待我也得客客气气的,你一个小辈,竟然把我们一家子生生禁了足,还有没有点伦常了?!”

????华鑫诧异道:“外面正值兵乱,我怕叔叔一家子出去出了事儿,这才好心叫叔叔一家子特地留在谢府,这怎么就算是没得伦常了?再说了,昨日叔叔不是硬是要留下吗?怎么今日换了口气来了?”她又叹息道:“我左右是个不讨好的,放人也不是,不放人也不是,真是...哎!”

????赵明眼珠子转了转,连忙道:“不必了不必了,我这才想起我在京里另有位友人,他住的离皇城远,只怕还安全些。”

????华鑫冷笑道:“叔叔说的那位亲戚,不会是大皇子吧?”

????赵明脸色一白,闪过几丝慌乱,随即又故作镇定道:“大皇子,这跟大皇子有什么关系?!”

????华鑫也不理他,转头看向瑟瑟的赵怜儿,微笑道:“敢问昨日怜儿表姑娘在何处呢?”

????赵怜儿到底比不过两个老的,听她这么一问,脸色发白,结结巴巴道:“我,我哪里也没去,就在西院里呆着,哪里也没去,哪里也没去...”

????华鑫微笑道:“我不过闲话几句,表姑娘紧张什么?”她又抬起手,理了理上面的金扣道:“我今个听人说有人在花园见到怜儿姑娘了,也不知是不是真的。”她看着赵怜儿,一字一句地道:“有些人,管不住自己的眼睛,管不住自己的腿,所以死的会格外早些,你说是吗?”

????赵怜儿瘫倒在地上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????赵明勉强道:“你带了来路不明的人进府,等于是要我们的性命,难道还不许我们自保?!”

????华鑫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,冷冷道:“你们安生地在府里呆着吧,必然不会害了你们的性命,若是再出什么幺蛾子,我定然不会再手软的!”她抬步出了门,对着护卫吩咐道:“不管出了什么事,决计不能叫这家人出这座院子,若是他们再敢吵闹,那就先清清静静地饿上他们几顿。”

????护卫也不废话,点头应了。

????华鑫一脸着恼地跟着大力出了门,恨恨道:“你瞧瞧这叫什么事儿?我好吃好喝地供着,反而还惹了一身骚,早知道就不放人进来了,真是!”

????大力没说话,眼底的煞气却时隐时现。

????华鑫转头问道;“如今外面的情形怎么样啦?皇宫那边如何?”

????大力点头道:“皇宫倒还好好的,昨日东华门一度失守,幸好白老将军当机立断,立刻命人抢了回来,如今皇城内外正激战着呢,怕是没功夫顾得上咱们。”她补充道:“还有其他府邸也都完好,据说大皇子本来是想攻下几个权贵府邸绑几个女眷妻儿,好威胁守皇城的男人,不过人家到底也不是吃素的,不是趁乱跑了就是拼死抵抗,大皇子碰了一鼻子灰,又怕耗费兵力,便只能收手。”

????华鑫嗤笑道:“也难为他了,这种下作手段都能想出来,真是不堪。”

????大力耸肩道:“据说不是他想的,是姓阮的想的。哦,对了,如今街上不让随意出入,稍有不慎就动刀子杀人,咱们要出府采买暂时是不能够了。”

????华鑫点头道:“幸好我备下的及时,咱们的东西都有富裕,总不至于太狼狈,其他府邸呢?”

????大力点头道:“都听了您的建议,也早早地把东西备下了。不过...防着人攻打谢府暂且不必,但防着流民还是必要的。”

????华鑫疑惑道:“流民?”她略想了想道:“我对这个也不懂,就交给你全权安排吧。”

????大力应了声,自己跑去忙了。

????事实证明,大力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,她们早上还在商议流民暴|乱之事,下午就有流民来攻打谢府了。

????说是攻打其实还是抬举了,这帮人平时就是京里那些欺压良善,鸡鸣狗盗的市井之徒,如今京里动乱,别的人家都惶惶不可终日,唯独他们上蹿下跳极是开心,趁着打仗纠结上一伙人,跑去那些平日想都不敢肖想的高门府邸发一笔横财。

????华鑫站在正门口,听着门外轰隆隆地响声,眉宇间难免有些担忧,大力倒是镇定自若,指挥着人轮番着上,谢府护卫居高临下,一轮又一轮地放箭,不一会儿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地倒下一片,剩下的那些有心有不甘的,口里兀自叫骂不休。

????华鑫想了想道:“先别忙着杀人,留个活口,我问问些如今的情况。”

????大力点头应了,不一会儿就哭丧着脸走进来:“都死了,要不就都跑了。”

????华鑫叹口气,冲她翻了个白眼。

????接下来的两天倒也算太平,大皇子派人过来打听了几回昭宁的下落,都被华鑫打发了回去,只是来人口气一次比一次加重,说话一次比一次不客气,到最后干脆是*裸地威胁了,华鑫心里也颇为焦躁,如今两方虽暂时相安无事,但那都是表面上的,万一大皇子认定了昭宁在谢府,下了狠心要来攻打,谢府这里是决计守不住的。

????她如此忧心忡忡了两日,大力总算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谢怀源他们已经收到信儿,留下一半兵力对付犬戎,其他人已经踏上返程了,他们轻装快行,大约三五日就能到达京城。

????华鑫拍着胸口松了口气,大力却及时泼冷水道:“小姐您先别松懈,若是大皇子那边也收到了大人他们返程的信儿,万一狗急跳墙做出什么对您不利的举动,这可怎么办?”

????华鑫心里一警,虽说祸不及家人,但以大皇子的人品,还真干得出来这种事,万一他下令强攻谢府,捉了自己来胁迫谢怀源,这可怎么办?她问道: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????大力一耸肩道:“俺可没啥能耐,到时候只能带着您跑了。”她看华鑫眼底下的青黛,劝慰道:“您连轴转地忙了这些日子,也该好好歇着了,别等着大人没回来,您身子就先垮了。”

????华鑫这几日确实忙乱,连走路都是打着晃儿的,便掩嘴打了个哈欠,含糊道:“那我先下去歇歇,你有什么事了叫我。”然后便跑去卧室里的榻上歇着了。

????这几日忙的四脚朝天,也没功夫想些别的,如今偷得半日闲,一靠在榻上便想到了谢怀源,想着他回来就能安安生生的,嘴边含着笑睡去了。

????没过了四日,大力就传来消息,说是谢怀源已经带人赶到卫城了,约莫今儿个晚上就能到京城,华鑫嘴边的笑意还没完全绽开,就听一个守卫匆匆来报——有人攻打谢府大门!

????105|99

????华鑫脸色隐约有些发白,握着椅子扶手的手也紧了紧,深吸口气道:“我跟你出去看看。”

????一旁的昭宁见她动身,也立刻赶来助阵,华鑫抬手挡住了她,摇头道:“你也别去了,他这回主要目标是我不是你,我若是...你还能跑出去,咱们两人若是一起被逮住,那可就全完了。”

????昭宁咬了咬牙还要再说,华鑫抬手压了压她的手,面色肃然道:“你这时候得听我的,别犯倔了,咱们俩扎堆儿最没有用,到时候还得让人一锅端了,我让人先护送你到别处,我们谢府原是前朝的皇宫,里面有不少密道,我让人带你去,若是见机不好,你就从密道里出去,想办法去找我兄长。”

????昭宁眼泪婆娑道:“那你呢?你可怎么办?”

????华鑫哭笑不得地拍拍她的肩膀:“我又不是必死无疑,你哭丧着脸做什么,来,笑一个!”

????昭宁破涕为笑道:“你这时候还有心思讲笑话。”

????华鑫摇头道:“你别难过了,快些走才是正理,我兄长的人已经到了京郊,只要能撑住这半日,那就不必担忧了。”她转头对着护卫道:“你好好护着她,日后少不了你的赏。”

????那护卫躬身应了,带着昭宁下去。

????大力问道:“照我说,您就该跟着昭宁一起走,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

????华鑫摇头道:“他们若是看我这个主人家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在,必然得起疑的,到时候难保不会出什么岔子,再说了,如今外面能比府里安全多少,逃出去只是逼不得已时候的事儿,这一大家子的,我岂能撂下了就走?”

????大力皱着眉不说话,华鑫略微定了定神,扶着她的手往外走。

????几个护卫牢牢地簇拥着华鑫,一行人走至前院不远处,发现那里已经钉满了残破的弓箭,院墙上满是血渍,空气里一股热油的味道,几个人架着梯子,合力抬起热油往下倾倒,院墙外传来声声的惨呼,显然已是经过一轮激战。

????如今谢家的正院院墙已是满目疮痍,朱红色的大门被打掉了十几颗铜钉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那大门虽黑一块红一块的刺目,但却坚持挺立着,不曾有半分开启的迹象。

????华鑫转头问大力道:“依你看,还能守住多久?”

????大力摇头道:“这个俺也不知道,如今大皇子的主兵力都在皇城那里,到咱们这儿的人只是一少部分,若是他发了狠,执意派兵攻打咱们府,咱们这里到底不比皇城,定然扛不住的。”

????华鑫叹气道:“咱们得加把子劲儿,至少得等着他来。”

????她又看了一会儿,忽然外面正紧的攻势歇了下来,她正觉着疑惑,就听门外一道清朗的男声遥遥传来:“郁陶小姐可在?”

????......

????谢怀源遥遥望着京城,不断地催动胯下战马,倒是他旁边的钟玉心疼道:“这可是上等的好马,你轻点,也能骑得起来。”

????谢怀源看他一眼,皱眉道:“你们钟家的根基都在京里,难道你没有半分着急吗?”

????钟玉摊手道:“我急啊,急又有什么用?”他苦笑道:“你还不知道我们钟家,一屋子的娘子军,只要有女人在,这天准塌不了。”

????谢怀源面无表情,眼底微微焦急,就算他如今不知道京里的情况,也能推断出情况的紧急,她只有一人在,能不能撑得住?

????钟玉少见他面无表情惯了,这般焦虑神情倒是少见,便试探着问道:“你妹子在京城,你担忧些也是应该的。”顿了顿,他正色道:“这次你要主动带兵来回援,我本来就是不赞成的,虽说咱们被大皇子摆了一道,可犬戎大军来袭却是真真的,你可曾想过他们若是得了手,咱们大周的边境可就危了。”

????谢怀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????钟玉沉吟了片刻,面色肃然道:“我不愿过问你的私事,但也知道,你不是那种因为别人一条命,就会坏了全局布置的人,这次带兵回京驰援,明明可以派遣副将来,你硬是要自己过来,你对她未免关心太过了吧?”

????谢怀源看他一眼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????钟玉沉声道:“我在想你近日的种种反常,本来一直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,如今我想了个假设”他抬眼道:“若是当日那沈府三姑娘说的是真的,那女子确实不是你的亲生妹子,这一切就都好解释了。”

????谢怀源冷冷道:“无稽。”

????钟玉道:“难道你要让我直说,你恋慕自己的亲妹子吗?”

????谢怀源脸色猛地沉了下去,钟玉立刻道:“如今大敌当前,我先不与你讨论这个,等到战后你须得给我个说法,我不能就这么白白让你蒙骗了那么久。”

????谢怀源还未答话,就见有个穿着布衣的骑士匆匆来报:“大人,谢府如今被大皇子带人围了起来!”

????......

????华鑫听着这声音,皱眉道:“阮大人?你和大皇子都是干大事儿的人,何必在这里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呢?”

????阮梓木声音依旧从容,但隐含了一丝阴狠与焦急:“谢小姐,殿下和我并无恶意,只是邀请小姐出府一叙而已,小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?”

????华鑫高声道:“大人说笑了,我和大皇子不过泛泛,有什么可叙的?”她冷笑道:“倒是大人,别紧赶着巴结主子,小心站错了队,到时候丢了脑袋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!”

????阮梓木道:“那就不劳小姐操心了,如今小姐铁了心要和大皇子作对到底,那就休怪在下手下无情了。”他扬声道:“你不在乎谢府的安危,难道连二小姐郁喜的性命也不在乎了吗?”

????华鑫一怔,这里有些日子没见着郁喜了,她差不多都把这人忘了,如今冷不丁被阮梓木提起...她转头看了大力一眼,然后扬声道:“阮大人好大的口气,大皇子的妃妾是生是死,你也做的了主吗?!”

????阮梓木高声冷笑道:“事从权益,大皇子也不得不忍痛割爱了。”

????华鑫一怔,她对郁喜无甚感情,当然不至于为她舍了谢府上下几百号人的性命,但那到底是条性命,不救又说不过去,这便是道德难题了,她咬着牙,左右为难,却不是在纠结该不该开府门,而是想个办法好歹把郁喜救下来。

????大力在一旁看她神色有些为难,撇嘴道:“小姐,你理他呢,先不理郁喜小姐当初对你做的那些事儿,您别忘了,公主就在咱们府上,难道为了她一个,让皇城这么多人这些日子的抵抗都白瞎了吗?”

????华鑫抿着唇,微微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是,是我想左了。”她深吸口气,扬声道:“是我对不住郁喜,可也不能让谢府上下数百人跟着她陪葬,就当我是个贪生怕死的吧,阮大人有什么招式就尽管使出来,我接招就是了!”

????阮梓木那边似乎滞了一下,然后阴冷地道:“小姐真是做得好事啊,为着自己活命,连亲妹子的性命都不顾了,还是说...这不是你的亲生妹子?”

????这回华鑫那边却没有传来动静,阮梓木脸色阴沉地等了会儿,一个穿着黑甲得将士躬身上来,压低声音道:“大人,大殿下执意不同意送郁喜姑娘过来,下官也劝不了。”

????郁喜近来颇得宠爱,阮梓木一开始本想用郁喜来威胁华鑫,但大皇子执意不肯,他只能出言暗诈,没想到华鑫压根不接招。他看了那黑甲将士一眼,恨声道:“只知在女人窝里享乐的废物,我怎么就跟了这么一个人!连个女人都舍不得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????那黑甲将士弓着身不敢搭话,突然,谢府西边院子竟起了冲天的火光,他大喜道:“大人你看!”

????阮梓木亦是万分欣喜,高声道:“命令全队人,从西边攻入,不得有误!”

????华鑫在正门内,本来还暗暗诧异外面怎么没动静了,却猛地一转头,看见西边院子里竟燃起了冲天的大火,她抬头惊问道:“那里是哪儿?!”

????大力皱眉沉声道:“西边院子,是赵家人现在呆的地方。”

????华鑫变色道:“没留下人看着他们吗?”

????大力苦着脸道:“本来是留了的,结果这回为了守正门,就把人都调了过来,只留下了两个咱们家的下人看着。”

????华鑫此时也顾不得训斥她,连忙吩咐道:“你去给我调来三分之一的人跟我去西边院子,其他人留下守正门。”

????大力连忙应了一声,抬手带了一队人过来。

????华鑫带上她,提了裙子往西边院子跑,就见有个管事一脸慌张地跑来,高声道:“小姐不好了不好了,西边院子里已经有人攻过来了!”

????106|910

????他紧张地声音微微变调,华鑫却是大惊失色,转头问大力道:“咱们通往外面的那条道,是不是就建在西边山林那里?”

????大力面色也是惊怒交加,重重点头道:“昭宁公主走的就是那一条。”

????华鑫此时也顾不得旁的了,连忙道:“你带着护卫,不要再管别的事儿了,宅子毁了还能再建,咱们现下得赶紧把昭宁找回来。”

????大力也分得清轻重缓急,立刻点头:“俺这就带人赶过去。”

????华鑫皱眉懊恼道:“这也怪我手太软,若是把那一家子捆起来扔到地窖里,也没那么多事儿。”

????其实按照大力的意思,她是想把那赵家人直接杀了了事,不过此时见华鑫满面懊丧,还是安慰道:“小姐,眼下大皇子也腾不出手来带援兵支援,咱们的人也未必就会输给阮梓木,你先把心放宽。”

????华鑫深吸了口气,面前压住心中的慌乱,立刻道:“咱们赶紧去吧。”说着就率先提步走向西边林子,大力也紧随其后带着人跟了上来。

????西边林子不是像风入湖一般后来引水修建的,而是一开始建谢府之前就有的,常传出前朝宫妃丫鬟夜里在那里嚎哭的风闻,华鑫虽不信这个,但当年谢必谦觉得这林子晦气,坚持不让儿女来,所以华鑫统共就来过两回,还是谢必谦死后来看看林上能种什么东西,因此对这里并不算十分熟悉。

????她走了一会儿便觉着体力不支,捂着胸口连连喘气,大力本想背她,被她摇手拒绝了:“现在找昭宁是要紧,不要浪费多余力气,我这里不碍事。”她又深深吐纳几口,动手把刚才跑散的头发绾了起来,觉得精神稍稍好了点,问大力道:“咱们现在不能大声喊人,便是喊了昭宁估计也不会应下,连火把也不能打,只能摸着黑找了。”

????大力摇头道:“俺知道密道的地方,那里俺熟,公主十有*就是在那里。”

????华鑫稍稍欣慰,正要说话,就见一只火箭从不远处射了过来,林间本就易燃,她眼前呼啦一大片都烧着了,大力一边护着她,一边下令往后退,这时对面射出火箭的队伍走了出来,领头的正是阮梓木,他借着火光看清了华鑫的脸,眼底闪过一丝惊愕,随即就万分兴奋起来,高声道:“谢小姐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相遇了,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

????两队人都是摸黑乱走,谁能想到就是这么倒霉的撞上了。

????华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????阮梓木笑了笑,随即面色也渐渐狰狞了起来,遥遥一挥手:“抓住她,要活的!”

????两边队伍立刻就短兵相接起来,阮梓木那边的人数是华鑫带的人的两倍,而且他们要护着华鑫,轻易不敢挪动,再这么下去,落败只是时间问题,她看了看眼前的形势,咬着牙道:“如今正是夜深,一会儿等那边火熄了之后,我就一个人往林子下面跑,你带人冲出去。”

????大力一边挡开一箭,一边急道:“小姐,这大黑天的你一个人可咋办?”

????华鑫面色肃然道:“咱们分散了目标还能好点,若是咱们在一起,他们在后面追着打,那就是别人的活靶子。”

????大力也是果决之人,听她说的有道理,也就不再多劝,这时烟火渐熄灭,大力突然转过身来,一把她举了起来,低声说了声‘小姐快走’然后就用力抛了出去。

????华鑫在半空中做自由落体的时候忍不住心里哀嚎,她是想走,但不想这么走啊!

????大力估计还是留了手的,她被扔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停了下来,不过这片地方是个不高不矮的山坡,她只是听了片刻就顺着山坡一直滚一直滚,直到撞到一棵树才停了下来,疼得眼冒金星,五脏都颠倒了。

????她一边揉腰伸腿骂大力,一边抬头看,大力为了拖延,故意没有直接突出去,而是停在原地激战了一会儿,华鑫只是匆匆看了一眼,就连忙扶着树一瘸一拐地往下走,西边的密道她隐约记得路,便凭着记忆瞎子摸象一般地向林外跑。

????西边林子里有条小溪,小溪尽头便是密道所在,也亏得是她运气好跌跌撞撞竟也找到了这里,她不敢一直沿着溪边走,生怕被阮梓木的人发现,只好仍旧走在林子里,隔一段时间出来确定一下位置,又重新隐没在山林里。

????就这么走了不到半个时辰,华鑫看见溪水渐渐干涸,尽头有个破烂的木屋,那当初就是给守林人住的,在屋里修了条以备不时之需的通道,她看到那布满灰尘的屋子,终于松了口气。

????此时天已至半夜,正是更深露重的时候,她身上穿得不多,被动的轻微颤抖起来,便抱起双臂搓了搓胳膊,推门走了进去。

????华鑫刚一迈进,就感到一道劲风迎面而来,她立刻闪开,惊声道:“谁?!”

????那偷袭她的人诧异道:“郁陶?”然后匆匆就着月光看她的脸,也惊讶道:“你怎么这幅样子?”

????华鑫听是昭宁的声音,连忙道:“是我是我,可算是找到你了。”就算不用铜镜她也能才道自己现在这幅样子,肯定三分像人七分像鬼,难怪昭宁会认错。

????昭宁见是她,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赶过来扶她,一边诧异问道:“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”

????华鑫苦笑着把事情说了一遍,昭宁气恼道:“我就跟你说了让你别手软,你看吧,现在闹出事儿来了!”

????华鑫摆手道:“天下间哪有后悔药吃?我已是悔过了,你可别再说了。”顿了顿,她又问道:“你说说看,你怎么没有跑出去,我派来护卫你的人呢?”

????昭宁脸色有点发白:“我们本来在一起在这里呆着,想先看看事情如何,后来西边院子里起了大火,离我们这里极近,那两人见事不好立刻当机立断地带我出去,可是我们没想到院外也有那么多搜捕的士兵,他们两个为了护着我死了,我不敢多留,便偷偷地又折返了回来。”

????华鑫也是苦笑,没想到她已经逃出生天了,又被迫给人逼了回来,于是叹着气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你做得没什么不对,你一个姑娘家,没人护着去跑了出去,就算不被大皇子的人捉到,被流民看到了也不是好玩的。”她见昭宁神色仍是不开怀,便微微摇了摇头道:“先不说这个了,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咱们先行离开。”

????昭宁正要点头,就听外面不远处有人高声道:“大人,这里有座房子!”

????华鑫和昭宁双双惊白了脸,两人对视一眼,华鑫先一步捂住她的嘴,也顾不得脏不脏了,把她拖到灶里藏着,头先发出声音那人大咧咧地推门走进来,随意环顾了一下,然后对着后面高声道:“没人!”

????华鑫心如擂鼓,听了这话正要松口气,就听见阮梓木的声音也传了来:“你好好看着些,不要马虎。”然后华鑫便就这依稀月光,见阮梓木抬步踏了进来。

????他也是先环顾了一圈,然后才道:“你仔细搜搜,不要拉下...”他的声音猛然顿住,双目直直地看向地面,华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就见那遍布灰尘的地板上,正有着昭宁和她踩出的脚印。

????阮梓木看了一会儿,冷冷一笑道:“谢小姐,大公主,你们是打算自己走出来?还是微臣请你们出来?”

????昭宁和华鑫对视了一眼,都双双捂住自己的嘴巴。

????阮梓木轻轻弹了弹手指,抬起手淡淡道:“我也懒得费人力搜查,既然两位执意不肯出来,那我就放火烧了这所房子,看两位能坚持多久?”

????说着就还真的退了出去,华鑫伸出头看了看窗外明灭的灯火,轻轻拉了拉昭宁的手,一字一字地划道;“密道。”

????昭宁会意地点点头,两人心意相通,都担心是阮梓木使诈,所以都静静地等着,没想到阮梓木当真是个狠人,一出门就令人堆了柴,然后寒声道:“两位,我再问一遍,你们当真不出来?”

????华鑫和昭宁对视了一眼,都没有开口。

????就听门外阮梓木冷冷一笑,正要挥手令人防火,就听一道清冽的声音遥遥传来:“谁准许你在我谢府撒野?!”

????华鑫听到这个声音,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下意识地就像跑出去,结果被昭宁死死拉住。

????门外又是一阵刀锋入肉的声音,和着杀喊声,阮梓木在其中似乎说了句什么,然后就没了声息,华鑫也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双方的声音都渐渐止了,才听见谢怀源的声音从火光中留入窗内,竟带了一丝颤抖:“你...还好吗?”

????华鑫一下子挣脱昭宁的手冲了出去,就在门外看见了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,所有的伤痛和疲惫一下涌了上来,她身子晃了晃,闭着眼睛软了下去。

????谢怀源脸色一变,立刻下马接住她,然后不顾昭宁惊愕的眼光,抱着她就上了马。

????华鑫一直迷迷瞪瞪地,也不知道自己昏过去了多久,只隐约觉得黑天白昼轮了好几番,又隐约听见身边有人说话,意识却清醒不过来,只是每天按着顿数被人灌稀粥和味道奇怪的药材,特别是吃药的时候,她总是下意识地抗拒,却被人硬抵着舌头灌了进去,然后鼻尖就有灼热的气息传来,带着她缠绵一会儿,但又很快就退下。

????她意识模糊,迷糊了好几日,这才终于睁了眼,然后眼神空洞洞地看了天花板好久,确定是自己得卧室,这才木地的转头,一眼就看见斜靠在她床边的修长身影。

????谢怀源见她醒来,眼底划过一丝欣喜,然后低声说了一句:

????“你已经死了。”

????华鑫“啊?”

????要不要这么惊悚?

????......

????自从京里那场惊变过后,已经过了大半个月,四皇子有惊无险地登基,大皇子战败逃窜,阮梓木被杀死在谢府,其他一干人等有的自杀,有的求饶等候处置,其余一干功臣论功行赏,京里逐渐又恢复了热闹繁华,若说唯一有什么不幸的事...那就是谢府的大小姐谢郁陶在战乱中被毒箭射伤,然后不治身亡。

????所以本该春风得意的谢家变得一片凄风苦雨,在众人的欢庆声中,新任丞国公谢怀源去会稽上任。

????华鑫靠在返程的马车里,郁闷道:“于是我就这么被牺牲了?”

????谢怀源斜了她一眼:“你还白白得了个郡主的谥号,给了你岁禄食邑。”

????华鑫撇嘴道:“反正我又用不了。”她挽着他的胳膊央道:“你先带我去会稽,然后咱们再去你要给我拨做娘家的那块地,好不好?”

????谢怀源‘恩’了声,华鑫问道:“如今大皇子出逃在外,你就这么撂下差事跑了,不怕四皇...皇上怪罪?”

????谢怀源淡淡道:“他已经死了,皇上觉着杀亲兄弟这事儿对圣主形象不利,便没有说出来,却也没有继续找。”

????华鑫问道:“死了?谁干的?”

????谢怀源道:“郁喜。”

????华鑫怔了怔才道:“郁喜?那她...如今...”

????谢怀源道:“也死了,自缢而死。”

????华鑫沉默片刻,然后长长叹了口气。

????谢怀源看她一眼,问道:“你这次假死随我去会稽,可以说世间再无一个认识你的人了,你会不会觉着...我很自私?”

????华鑫略带诧异地道:“怎么会?这事儿是咱俩早就商量好的啊。”

????谢怀源迟疑道:“你若是觉得寂寞,那等再过上一两年,你便把这事儿告诉昭宁,料想她也能体谅。”

????华鑫叹息道:“知道我死这事儿,她指不定有多难过呢。”她一仰头,又狐疑道:“为什么是一两年后?”

????谢怀源道:“皇上有意把昭宁许配给锦乡候的第三子,这位三公子他的受封县就在山阴,离会稽极近,大约明年便会过门。”

????华鑫知道他不爱八卦,打听这么多都是为了自己,于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又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道:“那咱们呢?咱们的...事儿呢?”

????谢怀源伸手揽住她的腰,微微笑道:“咱们先去祭拜我娘,然后成婚。”

????华鑫靠在他怀里,轻声道:“伯...娘的墓地在哪儿?”

????谢怀源打开帘子,看着远处绵延的山脉,心境清明:“在你未来的娘家。”

????本书由(熊猫没眼圈)为您整理制作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